<var id="nfxlx"></var>
<var id="nfxlx"><strike id="nfxlx"></strike></var><cite id="nfxlx"></cite>
<var id="nfxlx"><video id="nfxlx"><thead id="nfxlx"></thead></video></var>
<cite id="nfxlx"></cite>
<cite id="nfxlx"><video id="nfxlx"></video></cite>
<ins id="nfxlx"><span id="nfxlx"></span></ins>
<cite id="nfxlx"><video id="nfxlx"></video></cite>
<cite id="nfxlx"></cite>
<cite id="nfxlx"></cite>
<cite id="nfxlx"><noframes id="nfxlx"><var id="nfxlx"></var>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綜合頻道 > 臺州深觀察

臺州:共享單車 如何“治亂”

臺州深觀察 責任編輯:楊滟北 臺州在線 臺州網絡電視臺 發布時間:2021年11月02日 10:46 閱讀次數:231次
  • 精彩推薦
  • 今日熱點
  • 往期節目
正在加載…
"掃一掃" 隨時隨地看臺州在線
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下載無限臺州APP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您可以關注《臺州在線》微信公眾號
    字號: T | T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共享單車、共享助力車走進了市民的日常生活,幫助市民解決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難問題。但在帶來便利的同時,這些共享車輛也因為無序發展、亂停亂放、隨意行駛等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市容市貌和交通安全。那么,共享車輛在運行過程當中存在哪些問題?又該如何整治?來看記者的調查。

      在椒江區東海大道上的食品商城停車場,記者看到,草叢間,橫七豎八地躺著將近10輛各個品牌的共享單車和共享助力車。事實上,隔著草叢,就在與停車場同側的人行道上就有共享單車的指定停車點,而且看上去遠沒有到擁擠的程度。我們了解到,草叢里的這些車子都是周邊企業員工停放的。

      附近商鋪 工作人員:他們的車都是亂扔的,你騎到這里扔到這里,你到別的地方上班,到別的地方還是有車。都是這樣放的。亂放的,沒人要么就扔那邊好了。

      食品商城停車場工作人員 徐女士:都是這里上班的,附近上班的,還有那邊上班的都有的。男男女女都有的,老老少少都有的,反正能掃碼的都可以。騎進來就是到時候沒電了,他們那邊有記錄的,就拉回去。

      記者:周邊不都有停車劃線的地方嗎?

      食品商城停車場工作人員 徐女士:有的,他們就不停,就扔在這里。

      在停車場東側的鑫泰街上,記者看到,共享單車和共享助力車倒伏的現象也不在少數。不僅如此,道路的西側集中了大量的共享車輛,甚至將整個非機動車道徹底擠占掉,而道路對面指定停放點的車輛卻寥寥無幾。負責該路段打掃的李師傅告訴記者,其實現在這樣的情況還不是最糟糕的。

      清潔工 李師傅:到夜里很多,夜里那(路)口子都堵住了,有啥辦法?

      記者:現在還不是最堵的時候?

      清潔工 李師傅:到夜里整個全部都堵住了。

      鑫泰街周邊停車場管理人員 阮先生:有時候我們跟他們說了,就這樣了。我說你往上面停一下,根本不理你。

      記者:勸阻也沒用?勸了沒用。

      而在萬達商場周邊,車輛亂停放現象更為突出。數百輛的共享車輛層層疊疊地停放在這里,兩米來寬的非機動車道只剩下不到1/3的通行空間。

      外賣小哥:就是星期六星期天的話,基本上都過不去的。

      外賣小哥:有時候過來,如果有個快遞車,三輪車一過去,基本上看不到(路)了,基本上我們就走不了,人行都走不了。

      眾所周知,共享車輛是設有電子圍欄的。如果在電子圍欄外還車的話,會被收取相對高額的調度費用。利用這樣的規定,其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對違規停放行為產生制約作用。但是在采訪中我們發現,沒有停放在劃定的停車線內的共享車輛不在少數。

      哈啰出行兩輪事業部臺州負責人 俞榮榮:在電子圍欄設置的過程中,其實它會有定位的飄點。就是我這個車沒有停在我們框內,可能相差50厘米或者100厘米,他其實是可以還進去,是電子圍欄的定位的問題。它其實會有一些誤差。這是暫時解決不了的,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有可能的問題是,每家企業對于還車的動作它是不一樣的,有些是以車輛的GPS來做定位的,有些是以用戶端手機的GPS來做定位的,只要你手機在電子圍欄內,他就可以還車?;谶@兩種情況,可能存在市面上這些車停在區域外(的現象)。

      除了亂停車現象,記者發現,騎行共享助力車時未佩戴頭盔的現象也十分普遍。記者在椒江白云山南路萬達商場路口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內,就見到了十幾位沒有佩戴頭盔的共享助力車騎行者。采訪中,這些騎行者都將沒有佩戴頭盔的原因歸咎于頭盔太臟。

      市民:就是有的時候有點臟,戴頭上,有的時候剛洗頭,戴上去就很臟。

      市民:它這個是臟的,因為它是臟的,所以我沒戴。

      市民:我就看它有點臟,然后就沒有戴。

      記者:如果是干凈的話咱會戴?

      市民:我會戴的。

      臺州市交警部門對近期共享車輛違法查處的情況進行了統計。這是今年9月1日至 10月17日的一組數據。我們注意到,在除去違停之后,交警部門共查處了10037起共享單車交通違法行為。在這些違法行為當中,未佩戴頭盔占到了總量的83.4%,緊隨其后的是違規載人和沒有在非機動車道行駛這兩種行為,占到了7%左右的比例,再接下來是逆向行駛和不按交通信號規定通行這兩種行為。

      毫無疑問,這些交通違法現象的存在,無論是對我們的交通安全還是我們的城市形象都產生了不良的影響。那么,這些共享車輛運營過程當中的亂象又該如何整治呢?

      每周一,臺州市公安局交警局秩序大隊工作人員羅永明都會將匯總的前一周共享車輛違法行為繪制成表,發給6家在臺州落地的互聯網電動車租賃企業。

      臺州市公安局交警局秩序大隊工作人員 羅永明:星期一發給那些共享單車的負責人,讓他們在24小時之內把這些數據錄入到他們黑名單系統里面,24小時之后黑名單開始實行。

      為有效減少互聯網租賃電動車使用者交通違法行為,降低交通安全隱患,在交警部門的主導下,9月1日,臺州市互聯網租賃電動車企業聯合出臺了<<租賃電動車交通違法行為資料管理規定>>,從嚴對互聯網租賃電動車使用者采取“黑名單”管理措施。根據交通違法行為的不同,互聯網電動車租賃企業對違法者采取限制使用車輛的措施。

      臺州市公安局交警局秩序大隊副大隊長 陳游俠:我們就充分考慮到安全性的問題。比如說他騎電動車闖紅燈,還有在機動車道上面行駛,這個對騎自行車的人他們的安全性危害最大,我們就對使用電動單車進行這兩種行為的使用者禁行30天。第二檔是在非機動車道上面逆向行駛,還有在非機動車道上違法載人,這兩種行為在安全性上稍微低一檔,我們就確定禁行15天。還有一檔,就是不戴頭盔和亂停車,這個一般也都是在非機動車道上的,像這樣子的話我們就禁止使用7天。

      臺州市公安局交警局秩序大隊工作人員 羅永明:都統一做進去,不是誰做誰自己的,大家是一起做。比如說我是青桔的,我發了美團的給你。你是美團的,你不是青桔的,你照樣要把美團這個客戶拉到黑名單,青桔必須要拉。

      記者:就是你在這個品牌出的事,我另外品牌同樣對你鎖車?

      臺州市公安局交警局秩序大隊工作人員 羅永明:對,是的。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除了聯合設立黑名單外,各家互聯網電動車租賃企業也開始通過技術改造來降低違法行為的發生。

      這里是哈啰出行臺州站點的維修站。這是該品牌最新的一批車輛。哈啰出行兩輪事業部臺州負責人俞榮榮告訴我們,為了減少不佩戴頭盔現象的發生,這批車子將頭盔和車輛的供電實行了聯動。

      哈啰出行兩輪事業部臺州負責人 俞榮榮:現在車輛已經開了,但是現在是沒法供電的狀態,這個頭盔沒拿起的時候。這樣拿起頭盔,車輛就可以供電了。就是我們做這個設計為了用戶在騎行過程中盡可能地去佩戴頭盔去做騎行這個動作。

      而針對亂停車的現象,這款哈啰電單車也加裝了垂直停放的系統。

      哈啰出行兩輪事業部臺州負責人 俞榮榮:現在這款車用了垂直停放,必須按照路面的90度角度來停車,確保你跟路面停成90度了,才能做還車的動作。

      目前,哈啰出行已有500輛該款車子投放臺州市場。與哈啰電單車一樣,小遛共享也已經具備了類似的技術。目前,他們的技術甚至已經達到了騎乘者只有佩戴頭盔之后才能正常使用車輛的程度。

      小遛共享公共事務部副總監 靳婷婷:目前幾大技術比如人臉識別,比如熱度感應,比如高度感應等等都可以,最終我們想實現的效果是你不僅要借頭盔,同時你不能拿在手里,你是必須要戴在頭上的,這樣才能根本地解決交通事故率和死亡率的問題。

      記者:其實在技術上已經是成熟了?

      小遛共享公共事務部副總監 靳婷婷:對,是的。

      靳婷婷告訴記者,目前這些技術暫時還沒有投放臺州市場,一方面是基于成本的考慮,另一方面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新技術的投用勢必會降低客戶的乘用體驗,他們也擔心會因此造成客戶的流失。

      小遛共享公共事務部副總監 靳婷婷:如果一個品牌我做到了,其實我是制衡了我的用戶,用戶不方便了。但是另外幾個品牌多沒有做到,那換成是用戶的話,他肯定選擇對于他來說最便捷和方便的,那其實損失的是一個企業的利益,沒辦法規范整個市場。最好是整個市場所有品牌都做到,這樣我們一起來規范用戶的行為,才能最終起到規范市場的作用。

      無論是哈啰出行和小遛共享都認為,市場的有序競爭,有賴于一個強有力的第三方監管平臺。而這個平臺正是有關部門當下努力的一項重要方向。

      臺州市公安局交警局秩序大隊副大隊長 陳游俠:建議我們的主管部門成立一個平臺,大平臺,把他們六家企業各自的平臺都接入進去,這樣子的話我們通過一個大數據,就能夠去監管他們六家平臺的車輛情況,包括有牌的沒牌的,在地圖上顯示,我們都能夠看見,包括車輛投放是不是飽和了,哪一個區是不是太多了,我們都能夠通過大數據的分析去了解,包括他們車輛的使用率,我們都能夠了解,所以這個大數據的分析還是勢在必行。

      共享單車方便出行,費用低,受到人們廣泛的喜愛和贊譽,但另外一面,共享單車又因亂停亂放、隨意行駛等問題,飽受詬病??赡軐Υ?,很多人會歸咎于人們的文明素養不夠,但在我們看來,遵守交規、規范停車、佩戴頭盔等等,都已經寫入相關法規,存在相當的嚴肅性,而非很多人所想的“違規也沒什么大不了”。當其上升到法律層面,相關部門要行使監督處罰權力,對應企業也要改進技術、開放權限,配合部門工作。共享自行車的規范性治理,事實上騎行者、企業和政府部門都可以有所作為,關鍵在于思維的轉變:作為騎行者,不能只要個人便利;作為企業,不能只要經濟效益;作為部門,不能只寄希望于社會自律。共享單車是好,但如果我們,只要收益不要責任,有共享沒有共治,其亂象就不難想象。共享單車市場已經相對成熟,企業跑馬圈地也基本完成,此時,不能再繼續“放養”,規范,正逢其時。

    老熟女亲自上阵泻火视频,脱了美女内裤猛烈进入,内裤被涂满了强烈春药,久久亚洲一区二区三区